女候补中委升副部要职 曾空降地方书记市长一把抓

毛立新律师称,本案有杀人、分尸、抛尸三个现场。侦查机关收集、提取到一些客观证据,但缺乏指向性,不能证明是缪新华等5人实施了杀人、分尸、抛尸行为。

英媒:AG600首飞代表中国军事现代化迈出新一步

唯一把缪新华等5人与分尸现场建立关联的,是在缪家浴室下水道中提取的毛发,公安机关DNA鉴定认定系被害人杨燕辉所留,但送检的毛发来源不明,只能作排除认定,并不能作同一认定,该证据不能认定缪新华家浴室就是分尸

律师毛立新的《申诉代理意见》中,就分尸现场证据提出了一系列质疑。

当年法院判决认定的一项关键证据是,福建省公安厅法医学检验报告证实,送检的分尸现场浴室下水道污物、卫生间门框靠地面一侧木块、浴池内瓷砖上、卫生间矮柜木片上检出人血。

评论

重庆2018-1-20

中国医体整合联盟成立 体医融合进入实质发展阶段

日喀则2018-1-20

上海通报5起违反八项规定案例:接受宴请 收受礼品